为什么年轻人都想得“社交牛逼症”?

浏览:4609   发布时间: 09月14日

“社交牛逼”,正成为一种令人惊叹的“病症”。

作者 | 世昕

编辑 | 园长

人生有很多尴尬的时刻。

小时候每当过年,总会碰到父母在家庭宴席让你“讲两句”;学生时代,公开演讲一直是不少人的噩梦;成为社畜后,更是有各种令人头痛的社交场合。

这些让你“紧张到手心出汗”的“crazy”时刻,对另一种人来说却“so easy”:他们热衷于社交,在各种社交场合如鱼得水,有时候,他们还会成为“社交场”的创造者。更有甚者已经达到了随心所欲,“想干嘛就干嘛”的境界。

总而言之,是社恐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存在。

在当今互联网上,这种人被概括为一个名词——社交牛逼症,略显粗俗却很生动。

与“人类高质量男性”一样,“社交牛逼症”已经成为2021年的网络热词,打开微博、抖音、豆瓣,总能刷到相关帖子,无数人在网络上探讨,什么是社交牛逼症,怎么样才能得社交牛逼症。

在这个人均“社恐”的互联网,“社交牛逼”,正成为一种令人惊叹的“病症”。

这是一种什么“病”?

搜索社交牛逼症的具体定义,网络给予了我们答案:

社交恐惧症的反义词,形容在社交方面毫不胆怯、游刃有余的人。“社牛患者”不在意成为人群的焦点,更不害怕他人的眼光,不担心被他人嘲笑,拥有极佳的心理素质。

“社交牛逼症”最早在B站、抖音等短视频网站开始兴起。2021年8月,众多“社牛”视频出现在短视频平台,视频拍摄者都表现出同一个特征:“不怕社死尴尬,不惧他人眼光,心理素质极强”。

有的人当众直播管路人喊妈,有的人在餐厅吃饭高呼“童年的味道”,还有人自信的用一口“散装英语”与老外路人搭话。

这类视频往往非常“社死”,不少网友直言“尴尬地不敢看”,有人戏称此种表现为“因为怕社死所以把社交能力全点了牛逼”。

对于社恐人群来说,看此类视频都是一种“处刑”。在这些视频铺天盖地的“牛逼”弹幕和评论之下,“社交牛逼症”也应运而生。

“社牛”视频爆火后,社交牛逼症这个概念也不胫而走,在网络上迅速传播开来,作为一个独立的网络热梗引起了网友们的大讨论,整个概念也由一开始的“独特现象”成为一个日常的形容词。“家人们,我好像有那个社交牛逼症”。

广义的“社交牛逼症”覆盖所有社交能力出众的人。网友将“社交牛逼症”概括为几大表现:

“无差别聊天”,指能够跟见到的所有人搭上话;“C位存在感”,无论在什么场合都能成为人群焦点;“全方位交友”,能够跟所有人成为朋友;“自信感爆棚”,“社牛”患者任何时候都非常自信,不畏惧他人的眼光。

除以上几点外,只要在人际交往中做到“发光发热”,都可以被称为患上了“社交牛逼症”。

伴随着“梗”的传播开来,越来越多的衍生话题开始出现。在微博上,#这就是人类社交天花板##可能这就是社交牛逼症吧#等话题登上热搜;抖音“社交牛逼症”相关话题视频播放量达到了21亿;在B站,除“社牛”视频刷屏外,“社交不牛逼症”等话题也登上了热搜榜。

伴随开学季等话题,网络上社交内容也逐渐增多,Z世代作为网络流行文化的主力用户,进一步推动“社交牛逼症”的破圈。

许多网友惊奇的发现,“社交牛逼症”就在自己身边:可能是办公室里最能炒热气氛的同事,是电梯里主动搭话的邻居,可能是刚入学就已经各寝室串门的舍友,连不少明星都成为了“社牛”患者。

近期热播综艺《披荆斩棘的哥哥》里,Rapper欧阳靖擅长社交,跟所有人都热情友好,活跃气氛更是一流,在网友眼中,他就是“社交牛逼症”患者。

还有人翻出演员胡先煦儿时在教室里表演节目的视频,他的自信和幽默让网友捧腹,有人评论“这孩子打小儿就有社交牛逼症”。

网友还将“社牛”群体化。豆瓣的一则讨论“社交牛逼症”的帖子里,“出租车司机”“理发师”都是“社牛高发群体”,出租车师傅们的“侃大山”,Tony老师们的“催人办卡”都是标准的“社交牛逼症”。

地域也成为了“社交牛逼症”的判断标准,东北、天津、四川等地就是“社牛”高发区,在广大网友眼中,这几大地域人群的“性格特点”和“方言”让他们能在各种社交场合“大杀四方”,永远是人群的焦点。

还有人发现了“社交牛逼症”与时代发展的“隐秘联系”:我们的父母辈一代,似乎都有“社交牛逼症”。

微博#长辈才是人类社交天花板#话题里,你能够看到各种长辈的“社交牛逼症行为”,如“靠着一条狗认识了四条街”“跟路人突然聊的热火朝天”。

网友们激动的探讨着长辈一代出色的社交能力,并为之感叹,“社交牛逼症”竟是一代人的“共性”。

“社交牛逼症”火了,人们惊奇于它就在每个人身边,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想要拥有它。

“社交牛逼症”,开始成为年轻人们新的社交货币。

“社交牛逼”,营销利器

伴随“社交牛逼症”的火热,网络上相关的各式内容也越来越多,各大博主、UP主都开始“蹭”热度。

在“社牛”梗最早火热起来的B站里,除“社牛行为混剪”外,出现了许多颇具原创性的“社牛”内容。

有人开始自己的“社牛”行为。UP主“樱萍Apple”是一个街头歌手,以往的视频内容基本都以街头演唱动漫歌曲为主,她也自称“音乐社死区UP主”,经常在公共场合演唱《姐就是女王》《酒醉的蝴蝶》等土味歌曲。

社交牛逼症爆火后,她推出了一系列“社牛”视频,在水果摊前唱《火红的萨日朗》、当街模仿“油王”田一名、在漫展为随机路人唱歌、在广场舞前唱云南山歌《朝你大胯捏一把》.......

“社交牛逼症”的效果明显,相较于樱萍Apple一般的唱歌视频,“社牛整活”视频播放量能达到十倍以上,弹幕也基本在千条以上,评论里,粉丝纷纷表示“替人尴尬的毛病又犯了”“又难受又想看”。

还有人开始策划“社牛活动”。9月3日,UP主“孰可司”发布作品《沉浸式社交牛逼症》,视频里,她在街头开始了一场“脱单盲盒”活动,盲盒里是路人留下的联系方式,通过摆摊的方式为陌生人“牵线搭桥”。

视频的亮点是孰可司的交际能力:面对来来往往的路人,她熟练的开启话题,吸引客户,最终在一个晚上完成了75次“信息交换”。

“这才叫社交牛逼症,善于跟交际、沟通、跟陌生人有得话说。”评论区里观众留下评论。

UP主“在下啵啵君”则另辟蹊径,将《哈利·波特》的饰演者丹尼尔·克雷格的影视作品剪辑在一起,让哈利·波特“患上”了社交牛逼症。

视频节目效果爆棚,播放量达到了350万,弹幕戏称“看完之后终于知道为什么伏地魔要干掉他了”。

在抖音等平台,社交牛逼症的相关视频同样火热。“社恐地狱时刻”在海底捞过生日不足为惧,“社牛”人直接指挥生日歌,成为全场焦点;在全班面前用“废话文学”进行激昂演讲。

对于短视频创作者们来说,“社交牛逼症”几乎成为标配。

在影视综艺领域,也掀起了一股“社交牛逼症”热。

近期,正午阳光出品的《乔家的儿女》正在热播。剧集里,由宋祖儿饰演的乔家女儿“乔四美”性格开朗阳光,伴随着“社牛梗”的走红,#乔四美社交牛逼症吧#词条在微博引起热议,结结实实的为剧集和演员引了一波流。

为什么年轻人都想得“社交牛逼症”?

社交牛逼症患者乔四美语录,图源微博

操作相同的还有《云南虫谷》,伴随“社交牛逼症”的走红,角色王胖子也被冠以“社交牛逼症代表人物”,相关话题在微博等平台进一步传播。

另一方面,《披荆斩棘的哥哥》《我的音乐你听吗》等综艺都在播出时大玩“社牛”梗,并衍生出诸多话题。

不同于前几年的高冷、社恐、宅等设定,现如今明星或网红“善于交际”“八面玲珑”成为了更受欢迎的人设。

点开“社牛”相关词条,总能看到各路粉丝安利偶像的火热场面,从侧面印证着“流行人设”的更迭。

如同许多网络梗一样,“社交牛逼症”真正成为了新的“流量密码”“营销利器”。

为什么“社交牛逼症”能火?

尽管如今“社交牛逼症”是许多社恐人为之向往的存在,但在诞生之初,“社交牛逼症”并不是一个褒义词。

“社交牛逼症”一词,实际出自“远古网红”焦双喜。焦双喜网名“明星双喜哥”,从2006年起,焦双喜便开始在网上发布自己的原创短片,以无下限的恶搞闻名,被网友成为“B哥”。

在其代表作品里,焦双喜最为擅长的就是在公共场合制造尴尬,经常做出诸如“在地铁上高喊自己牛逼”“在餐厅里为童年的味道失声痛哭”“在公交车上高声指出他人放屁”等社死或令他人社死的行为。

这些视频往往尴尬无比,甚至有些令人不适,网友们称其视频“看了都觉得想死”。

焦双喜的“抗尴尬能力”让网友惊叹,又因其常常自称“马牛逼”,“社交牛逼症”就在焦双喜视频极其衍生作品的相关讨论中产生,目前在B站搜索“社交牛逼症”,焦双喜仍旧是多部视频里的“门面”。

最初的“社牛”视频是“令人不适”的,评论更偏批判,“社交牛逼症”被等同于哗众取宠、脸皮厚,讽刺的意味占更多比例。

有人直言,这些举动在自己社死的同时让他人尴尬,同时影响公共秩序,并不是“社交牛逼”,而是另一种“社恐”——社交恐怖主义。

但因“社交牛逼症”的朗朗上口,加上诸多网友的二次创作与传播,社交牛逼症逐渐转变为一个中性,甚至偏褒义的词语,成为广大青年“梦寐以求”的病症。

但真正对“社交牛逼症”的爆火进行归因,当代年轻人面临的“社交压力”似乎才是根本。

从如今“社交牛逼症”的相关讨论就能看出端倪。在豆瓣小组里,有很多人都开始探讨“怎么样才能患上社交牛逼症?”。

点开帖子,内容并不像“社牛”视频一样轻松搞笑,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困惑:因为社恐在职场里吃亏、需要社交却迈不出第一步、对有社交牛逼症的人艳羡不已。

“社交牛逼症”从另一个角度映射出当代年轻人的焦虑,“社牛”的爆火,只是“社交压力”在不同时期的网络映射。

从早已融入日常的“社恐”,到现如今讨论甚多的“社会性死亡”,许多年轻人一直困于“社交”二字。在当今飞速发展的社会,“社交”不仅是个人选择,更是生存技能和谋生行为,但生活压力、无效社交等现象却压的年轻人喘不过气来。

几年前大家热衷于在“社恐”群体中找到归属感,现如今却越发意识到“社交”的重要性,“社交牛逼症”便被无数人所期冀。“社交牛逼症”不仅作为一个简单的语言“梗”在传播,其背后显现的社会现象更加引人关注。

为什么年轻人都想得“社交牛逼症”?

知乎相关问题

互联网时代,信息交流从速度到频率都达到了惊人的地步,但独立个体却常常成为“孤岛”。

摩登都市里,人潮涌动,摩肩接踵,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趋近无穷小。但喧闹里,却鲜有人愿意“开口”,高效率和压力催动着年轻人无精力也无能力投入有效社交。

在同学聚会与公司团建里,他们低头玩着手机,在网上直言想患上“社交牛逼症”。

于是,他们通过屏幕与芯片回到父辈们的时代,那里有随处可见的闲聊,融洽的邻里,和旧日田园般的童年。

那里没有领导和应酬,没有互联网黑话与生存压力,只有无忧无虑,每个人都“社交牛逼”。

主营产品:塑料板/片(卷),法兰/法兰盘/突缘,储运罐、贮罐,塑料条/棒,空气净化成套设备